2015年第三届“感动我们”人物
当前位置: 手机版  >  航天文化  >  “感动我们”人物  >  2015年第三届“感动我们”人物 > 正文

张宏江:志在航天 一心报国

 


  △张宏江, 1979 年6月出生,工程师,现为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(以下简称“火箭院”)研发中心设计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他归来:只为报效祖国。
  他选择:干航天奉献一生。
  他放弃:加入法国国籍的机会。
  他拒绝:国内多家企业的高薪聘请。
  他促成:火箭院与法国的首次技术合作。
  他开创:飞行器全新天线技术的应用。

  2011年的一个午后,阳光明媚、温暖照人,在法国留学近9年、即将博士毕业的张宏江与妻子蔡闻一进行了一次促膝长谈,说出了自己对未来的设想。
  张宏江对妻子说:“留学期间,我始终都在想一个问题——我刻苦学习是为了什么?难道仅仅就是为了使自己的生活更舒适安逸吗?我虽然在法国待了近9年,也可以加入法国国籍,可我一直觉得在这里没有根、不踏实。我想回国,我要把自己的所学用在建设自己的国家上,我要把自己的全部力量贡献给养育我的祖国。”这一年,他32岁。
  此时,蔡闻一还有一年博士毕业,他们的大女儿不到3岁,小儿子刚出生不久。张宏江回国,就意味着妻子要只身留在法国完成学业。谁来照顾孩子?回国在哪个单位工作……一系列现实的问题摆在他们面前。
  张宏江说:“妻子起初不希望我回国。一方面,法国是一个非常适合生活的国家;另一方面,我的决定不是简单地让我们一家人从一个城市搬到另一个城市,而是将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。”
  张宏江的朋友们劝他:“回去干嘛?法国这个国家多适合居住啊,以你的条件加入法国国籍后,一家人可以十分安逸地生活。而回国,一切都未知。”无论是妻子的不舍,还是朋友的劝说,都没能动摇张宏江回国的心。
  2012年春节,张宏江夫妇带着两个孩子,拖着4个大皮箱,坐了11个小时的飞机,回到了祖国。这次是蔡闻一趁着回家过年的机会送张宏江回国。假期过后,她将独自带着大女儿回到法国继续完成博士学业。张宏江回忆道:“当时,我们到达首都机场时很狼狈,但是就在飞机落地的那一刻,我的心踏实了,那是一种复杂的感受,但更多的是激动。”

放弃加入法国国籍

 


  在法国,工作年满3年,就可以申请加入法国国籍。张宏江在法国读博士时,就开始工作,2010年,他工作满3年,但是他迟迟不肯加入法国国籍。他说:“我很犹豫,因为我知道一旦加入法国国籍了,自己就可能永远留在法国了。”在张宏江的心里,他一直有一个“军工梦”,虽然加入法国国籍后,他也可以到“法国空客”等军工企业工作,但他说:“我想把自己的‘所学’奉献给祖国,如果加入法国国籍,回国就再也无法进入‘军工企业’了,因为我国的‘军工企业’几乎不招收外籍华人。”
  面对这样一个在别人看来羡慕不已的机会,张宏江却毅然决然地放弃了,他没有犹豫,因为他相信回国是最正确的选择。

拒绝高薪聘请

 



  
  张宏江的专业是高频电子,这是一个十分热门的学科,他回国后,“华为技术有限公司”“青岛海信研究院”以及广东的私营企业纷纷高薪聘请他,有的企业提出的薪资待遇比研发中心好很多。可是在张宏江心中,研发中心是首选,也是唯一的选择。
  蔡闻一说,“青岛海信研究院”离我父母家非常近,走路也就10分钟,家人非常希望张宏江选择这个单位,这样他们可以帮我们带孩子,我们会轻松很多。”如果选择留在青岛,蔡闻一博士毕业后可以在“青岛大学”当法语教师。但是张宏江为了自己的“军工梦”,与蔡闻一再一次放弃了轻松、舒适的生活。
  当被问及“为什么选择研发中心”时,张宏江说,当年面试他的一位领导的一句话——“如果你想报效祖国,来航天是最佳选择”深深打动了他,坚定了他选择这里,投身国防事业的决心。

日子不再安逸


 



     
  张宏江和妻子商量后决定,将大女儿留在法国,由妻子照看,不到半岁的小儿子跟着张宏江回国,交由父母照看。
  蔡闻一回忆起张宏江回国后,她和大女儿在法国的那一年时说:“当时,我们原本舒适安逸的生活一下子全变了。我早晨把女儿送到托儿所,然后去博士院上课或者去图书馆写论文;下午把孩子接回来,直到晚上把她哄睡着后,我才能安心写论文,经常写到后半夜两三点,每天都很累,但总算熬过来了。”
  一年后,蔡闻一顺利毕业,立刻回国,也来到研发中心。原以为回国后,他们还可以像在法国一样,每天“朝九晚五”上下班;傍晚时分,带上孩子一起去公园散步、野餐;周末一家人外出郊游,无忧无虑地生活。可事实并非如此。蔡闻一说:“回国以后,我们工作十分忙碌,张宏江经常加班到半夜,需要他的时候,他总是不在身边。为此,我跟他吵过架,也曾怀疑过,我们回来究竟是对是错,但是我能感受到,他憋着一股劲儿要向我证明‘回国的决定是正确的’!”
  蔡闻一说:“对我而言,最让我难过的不是生活的忙碌与艰难,而是母子之间的陌生感。”儿子不到半岁就和她分开,一年后,她见到儿子时,儿子已经不认识她了。
蔡闻一知道,孩子长期不在自己身边,有陌生感是正常的,但还是很心酸。回国后,由于夫妻俩工作都很忙,他们只好将女儿留在身边,把儿子送回山东老家由父母照看,想儿子了就接回北京待两天。
  那时,蔡闻一回山东老家看望儿子时,问儿子她是谁?儿子不说话,也不叫妈妈。蔡闻一说:“你叫我什么?”儿子答:“蔡闻一。”依然不叫妈妈。“我问他:‘你是从哪里出来的呀?’儿子用小手指着小姨的肚子。”蔡闻一说:“那一刻的心情,我这辈子都忘不了,更多的是对儿子的愧疚。”
  蔡闻一说:“不仅如此,女儿因为经常看不到弟弟,也忘记了弟弟的存在,一次女儿在画全家福的时候,只画了爸爸、妈妈和自己,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地告诉她,你还有一个弟弟,然后女儿就在一旁把弟弟加上了。”说到这,蔡闻一落泪了。擦了擦眼泪,她说:“有时,特别想弥补儿子,但是感情是没有办法用其它方式弥补的。如今,儿子上幼儿园了,我把他接回到了身边,再也不让他离开……”

将新型天线布局设计应用在飞行器中



   
  张宏江负责国家某重点项目的“天线布局方案设计”。刚开始时,试验中偶尔存在干扰等现象,他一直想解决这个问题。在国外时,他从事过这方面的研究工作,他想到有一种方案能够极大地减少干扰。此后近半年的时间里,张宏江在工作之余,查阅了大量资料,形成了一套基本设计方案。
  张宏江拿着这个方案去请教单位的老专家,得到了老专家的高度赞赏,也得到了单位领导与同事的一致肯定。随后,他又进行了大量的仿真试验。别人下班了,他还在试验室;回家休息了,他躺在床上还在思考问题。
  “有心人,天不负。”最终,这套技术成功应用在该项目中,并通过飞行试验考核,现如今已经推广应用至其它项目。
  回国后的3年里,即便是一家人分隔三地,张宏江也没有落过泪,但是当这个项目飞行试验成功的瞬间,他流泪了。他说:“这是高兴的眼泪,我见证了试验的成功,这里有我的努力,我觉得回来‘值了’,自己的价值实现了。”


促成中法技术合作



  张宏江不仅仅局限于技术的钻研,他还试图把单位的技术同国外先进技术进行融合。他知道法国有一家专门从事“射频领域”研究的尖端机构,他们的技术非常先进,如果火箭院能和他们合作,会有更多的技术突破。他便尝试联系,又找到自己在法国的导师帮忙,在他的不懈努力下,最终促成了双方的初步合作。
  张宏江说:“我要把自己所学、所了解的先进技术用在工作中,我要凭自己的努力,为这个单位,为我们国家做点事,哪怕这个力量很微薄。”

再次回法国


  在促进中法合作期间,张宏江去过一次法国。他说:“飞机降落在巴黎机场的那一刻,我的心情特别复杂,这个地方我太熟悉了,曾经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回到这里,没想到又回来了。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,想想原来的生活,仿佛近在咫尺,却又恍如隔世。”
  一开始执意回国,如今,带着全新的课题再次回到法国促进两国在前沿技术的合作,张宏江说:“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欣慰与高兴。”
  令张宏江最意外的是,他见到在法国的朋友时,大家竟一时没能认出他。张宏江的朋友对他说:“天啊,这两年,你干什么了,怎么头发白了这么多,也老了这么多。”
  张宏江刚来研发中心时并不是这样,同事开玩笑说:“他刚来的时候,西装革履,一看就是从国外回来的,气质跟我们都不一样,但是现在,跟我们完全相同了,并且比我们还‘沧桑’。”
  每每听到这样的话,张宏江总是付诸一笑。他说:“这一切,只有我心里明白,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、为了梦想承受了什么,但是我觉得都值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