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第三届“感动我们”人物
当前位置: 手机版  >  航天文化  >  “感动我们”人物  >  2015年第三届“感动我们”人物 > 正文

杨景德:爱厂如家

 


  △杨景德,1937年出生,国家级高级技师,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委员、中国数控机床用户委员会常务理事。

  

  他会听声、会摸温度、会看油、会隔空诊断,
  他是修机床的“神医华佗”。
  他爱厂如家,
  不图名利,
  他是离不开、放不下的人,
  他是航天事业的奠基人。

  在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下属的首都航天机械公司,有一位修设备的老技师,提到他,没有人不知道。他就是杨景德,人称修机床的“神医华佗”。

新中国最早的军工行业技能人员

  时光倒转到1953年,当时,国家大力发展军工业。杨景德14岁就没了母亲,又是家中的长子,为了减轻家里负担,早点上班挣钱,他不是选择一步一步的上大学,而是初中毕业后直接考了技校。后来,他到“华东250技校”(现上海航空工业学校)学习机床制造,是新中国培养的最早一批军工行业技能人员之一。两年后,他被分配到南苑航空修理厂,也就是今天的首都航天机械公司。
  “从上海到北京,出了前门火车站,我们坐着大卡车一路向南。过了永定门,全是麦田。到了南苑,在一片荒草中远远看见了两座厂房。”杨景德回忆说。
  18岁起,杨景德便开始和冷冰冰的机床打交道,那时厂里总共也不过上百台设备,全是手摇机床。这些设备的维修,既是体力活儿,又要动脑子。杨景德从不怕苦,他特别爱钻研。
  航天事业创建初期,条件非常艰苦,杨景德住的宿舍连张桌子都没有,他便在床上用绳子悬挂一块木板,用来学习。后来,他被派去向苏联专家学习精密机床维修,杨景德非常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,他竭尽全力,抓住一切机会和时间学习先进技术,以备将来把这些技术用在厂里的设备上。
  杨景德老家浙江,离北京远,刚参加工作时,他每两年才回一趟家。大年“三十儿”,他就在老师傅或者车间主任家过,所以,从18岁开始,这个厂就成了他的家。他对厂、对厂里的人都有着一份特殊的感情。
  如今,当年的南苑航空修理厂,已发展成了中国导弹、火箭的批产、研制基地;那些笨重的手摇机床,也被数控机床所取代。
  60年过去了,一切都在变,不变的是,杨景德的心一直留在厂里,从未离开。

用耳朵听、用手摸、用眼睛看
“诊断”设备故障

 



  年轻时,杨景德在厂里就已小有名气,经过多年的锤炼,他还练就了一身绝技,会像老中医一样给设备“望、闻、问、切”。
  几年前,一台英国进口设备出现异常。杨景德走到机床前,俯下身,听听设备有没有杂音,再用手感受设备的温度和转动频率,便找到了“病因”。通常,车间里轰鸣阵阵,异常嘈杂,但这丝毫不会影响他的判断。他还能通过“看”来判断设备的故障。“看设备导轨上的油,多还是少、清澈还是浑浊。”杨景德说。这些年来,很多设备出的问题一到他这里就“手到病除”。

手术后,捂着伤口也要去处理故障

  杨景德多年前就患有胃溃疡,家里的茶几里,常年备着胃药。可是,即便身体不好,他也总是把单位的事放在第一位。无论多晚,只要接到单位的电话,就算是胃疼,他也会吃点止疼药,就往车间里赶。
  几年前的腊月,杨景德因胆结石动了一次手术。老伴儿熊秀英说:“拿出来的石头,有鸡蛋那么大,医生建议把胆囊摘除。”
住院期间,杨景德还挂念着厂里的设备。他想着,快过年了,车间任务紧张,很多机床都是连轴转,万一出问题就麻烦了。他归心似箭,立即跟医生申请出院。没想到,刚到家第二天,就接到同事打来的电话,还真有一台设备出了问题,影响生产。
  着急的杨景德顾不上那么多,他冒着风雪,手捂着伤口,往车间赶。老伴儿说:“劝都劝不住,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,说也没用。”
  杨景德在车间整整干了一天,直到找到设备故障原因,解决完问题,剩下的设备调试年轻同志可以自己干,他才放心,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。

“隔空诊断”
 


  可是,晚上九点多的时候,车间又打来电话说,设备调试过程中还是有异常,无法正常工作。
  忙了一天,此时,杨景德实在无力再回去一趟,他只好通过电话遥控指导现场人员。
  “你把手机放到机器旁,我听听。”杨景德说。他在机器的轰鸣声中,隐约地听到不规则的响声。
  “你把‘丝杠’清洗一下,看看有没有多余物。”杨景德说。
  维修师傅把“丝杠”拿下来后,发现里面果然有多余物,是铝屑将“丝杠”的滚珠磨损了,导致设备运转失灵。清洗一下,再重新安装,问题解决了!大家都觉得杨景德太“神”了。
  第二天,杨景德又来到车间,设计了防多余物工装。从此以后,铝屑再也没“飞”进去过。

登上4米高机床修设备

  设备正常运转,生产才能进行。每天一上班,杨景德习惯挨个车间走一走、看一看,没问题,才放心。
  女儿杨霖说,过了70岁,父亲的步伐明显没有以前那么矫健了。可老夫聊发少年狂,每每遇到维修难题,父亲老当益壮。
  2013年,车间的一台焊接设备发生故障。“故障点在4米高的位置。”徒弟李超说,凡是要请师傅“出山”的,都是难修的“瘫痪”机床。到了现场,杨景德说:“塞尺、扳手……帮我准备好。”徒弟本想给设备拍照片,然后让师傅看看,现场指导他就行。没想到,师傅直接爬了上去。
高台上可以站立的地方狭小,连倒脚的空间都没有。杨景德在上面一站就是半个钟头,直到找到故障原因。

救活“洋设备”,给厂里省一百多万元

  都说“家有一老,如有一宝”。这些年,杨景德这双手不知为厂里省了多少钱,抢出了多少进度。
  2014年夏天,有一台进口机床出现严重故障,国内没有维修能力,只能返回原产国,维修费130多万元,周期至少3个月。
这是一台高精密机床,没人敢碰。杨景德看了看却说:“能修!”
  又经过一番思考,杨景德说:“我们这没有工装,要把机头送到上海,剩下的我自己修。”
  在很多人看来,这种“娇贵”的设备,返厂维修最保险。杨景德冒险接这个活儿,是自讨苦吃,干不好可就“惹祸”了,“神医华佗”的美名也将受影响,所以有人说他是个“傻老头”。可杨景德说,老外要价太高了,而且生产任务那么忙,根本等不起。他还有一个想法,通过修设备,带着年轻同志学点本领,为厂里培养自己的团队。
  于是,2014年夏天,77岁的杨景德佝偻着腰,每天在设备里钻进钻出,汗流浃背,整整干了20天。最后,仅用15万元就修好了这台机床。
  杨景德不但救活了“洋设备”,还为厂里省了一百多万元的维修费。这让厂家都震惊不已。
  “爱厂如爱家”,对于杨景德来说不是一句口号,而是责任和担当。这份技能与担当,或许是一个企业乃至一个国家,最宝贵的竞争实力。

拒绝高薪聘请

   




  “1997年10月1日开始进入返聘工作阶段,具体完成工作如下……”从一本泛黄的《生产任务记录本》上能够看出,这位老技师18年前就可以退休了。那时候,杨景德因身怀绝技,名声在外,很多单位都想聘请他,有院内的,也有院外的;有机床行业,也有车辆行业;有北京的合资公司,还有济南的机床厂……
  老伴儿熊秀英说:“来家里的人络绎不绝。有一个公司的老总来了三回,给他开价一个月五千块钱。”
  当时,厂里返聘老专家的工资每个月五百块钱。
  退休前,厂领导跟杨景德说:“厂里还离不开你”,他爽快地点了头。
  后来,有再多的人找杨景德,出再高的工资,甚至有家公司说:“工资由你来定,聘你当顾问,不用你干活儿。”他说:“我是厂里培养出来的,我的一切都是厂里给的,不能忘恩。”
  不为名、不为利,就是一份“恩”,让杨景德心如磐石。这份坚定,是这名老技师内心深处对企业的无限忠诚。
  每天清晨,伴着清脆的自行车铃声,杨景德出发了。每天,他都会提前将近一个小时到岗,一年四季,风雨无阻。

“只要骑得动自行车,我就接着干”

  返聘以后,领导总跟杨景德说,不用天天来上班,有问题给他打电话。但他还是不放心,天天来。
  杨景德带的最后一名徒弟叫李超。李超说,第一天拜师,师傅就跟他说:“学技能,先学做人。”
  “不自私、不计较、不怕苦、不怕脏……”这是杨景德一直坚持的做人准则。
  这位修机器的老人,一路与航天事业同行,是见证人,更是缔造者。为了这份事业,杨景德奉献了自己几乎全部的人生。
  去年下半年,公司领导考虑到他已经78岁高龄了,实在不放心他的身体情况,所以结束了返聘。可是,他还是像以前一样,单位有求必应,绝无二话。
  杨景德说,“我已经和这些设备有了感情,他们就像我的孩子一样,可能别人听这话觉得有点客套,但对我来说真是这样。要是时间久了看不见它们,心里还惦记着。不是它们离不开我,是我离不开它们。只要厂里有需要,只要我还能骑得动自行车,就一定接着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