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第二届“感动我们”人物
当前位置: 手机版  >  航天文化  >  “感动我们”人物  >  2013年第二届“感动我们”人物 > 正文

任子毅 淡林鹏:“死亡之海”里的“寻宝”人

 

△任子毅,1960年11月出生,高级工程师,

现任战术武器事业部副总指挥。

△淡林鹏,1970年9月出生,研究员,
现任战术武器事业部副总师。

   

  试验残骸坠落在一片被称为“死亡之海”的沙漠之中,
  谁去找回残骸?
  随时可能被沙漠吞掉,
  他们决定让年轻人留下,
  把危险留给自己。

  

  XXX沙漠,维吾尔族语言的意思是“进得去,出不来”,人称“死亡之海”。而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(以下简称“火箭院”)战术武器事业部的任子毅和淡林鹏,却义无反顾地铤而走险,只为找到那枚坠落的试验残骸……

不可撼动的抉择

  



  金秋十月,某型号产品飞行试验点火后飞行异常,残骸坠落在了一片“吃人”的沙海之中。对于归零,坠落的残骸就像价值连城的宝贝。
  指挥部共派8个人去执行搜索任务,火箭院只能去两个人。任子毅和淡林鹏是这个型号任务的负责人,一个管行政,一个管技术。意外发生后,几名队员主动向任子毅“请战”。
  任子毅知道,此行即便不被沙漠吞噬,残骸也随时可能发生爆炸,危及生命。这些队员,才二三十岁,谁去他都于心不忍。他想,自己是队伍里年龄最大的,又有过多次搜索残骸的经验,应该首当其冲。
  大家拗不过任子毅,就开始争取另一个名额。这时,淡林鹏对大家说:“我都算得上是你们的父辈了,有危险的地方,哪个做父亲的能忍心让自己的孩子去?”“我和任总孩子都大了,这些年该经历的都经历了,就算回不来,也没什么遗憾了!”

  

沙漠里的不眠之夜

  



  几天后,53岁的任子毅、42岁的淡林鹏和两名哈萨克族的向导及用户单位的队员,共8个人,向沙漠挺进。车辆没走多远,就遇到了一个雨水长期冲刷形成的“梭梭沟”,5米多深,4米多宽,万一掉下去,后果不堪设想。远处是连绵起伏的沙山,这里又是通往目的地的必经之路。别无选择,他们只好为自己铺一条路。4天,铺了1000多个沙袋,搜索队终于走出了“梭梭沟”。
  在沙漠中又艰难的前进了一天,天黑了,距离目标还有20多公里,一行人在一片干涸的河沟处“安营扎寨”。当晚,任子毅、和淡林鹏同住在一个帐篷里。淡林鹏一直难以入眠,上级命令,第二天天黑前一定要返回。如果回不去,就可能真的回不去了。
  任子毅也辗转难眠,强烈的高原反应让他整宿睡不着觉。这晚,他像往常一样,吃了点安眠药,勉强眯了一会儿。沙漠里昼夜温差大,一到夜里寒风刺骨。清晨4点多醒来,俩人冻得直打哆嗦,只能到汽车的排气筒处取暖。

  

踏上“死亡之旅”

 


  第二天的路更加险峻,只能骑着沙滩摩托车前进。两个向导一人带着任子毅,一人带着淡林鹏。9点左右,他们出发了。
  几个小时后,危险突然降临。在翻越一个50度左右的沙山时,任子毅乘坐的摩托车动力不足,翻车了,他的身体控制不住地向山脚下翻滚,几分钟后,他才恢复了知觉。醒来时,他听到向导在喊救命。往上一看,原来向导被摩托车压在了半山腰。
  任子毅急速向沙山跑去,可在流沙里,几乎是每走一步,都会向下滑半步,十几米的路,他几乎是“爬”过去的。
  但凭任子毅一己之力,根本搬不动这辆沉重的“沙滩摩托”。可救人心切的他,愣是将摩托搬开了。向导得救了!
  此时,淡林鹏乘坐的沙滩摩托车也由于动力不足,一度只能向导在前面驾驶,他在后面推着前进。4个人会合后,又继续前进。

  

找到残骸,满载而归

  当“GPS”显示,翻过最后一座沙山,就快到残骸落点时,任子毅和淡林鹏心头有些激动。
  翻过了沙山,任子毅和淡林鹏隐隐约约看到一些散落的东西很像残骸,掩埋在沙子里。走近一看,淡林鹏高兴地喊:“对,就是它!”
  俩人小心而镇定地对残骸进行安全处理后,他们终于可以满载而归了!